• 终于写下

    2008-05-22

        世人都知道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
        一直忍着
        尽管夜里睡不着觉
        尽管白天还要做事
        我知道自己语言很贫乏,看似理性到有些冷漠
        其实我只是不知道如何发泄这情绪
        一直到
        看到这首诗,痛苦流涕
        才知道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在哪里 

         《孩子 快抓紧妈妈的手》
                                        作者不详
          孩子
      快抓紧妈妈的手
      去天堂的路
      太黑了
      妈妈怕你
      碰了头
      快
      抓紧妈妈的手
      让妈妈陪你走
      妈妈
      怕
      天堂的路
      太黑
      我看不见你的手
      自从
      倒塌的墙
      把阳光夺走
      我再也看不见
      你柔情的眸
      孩子
      你走吧
      前面的路
      再也没有忧愁
      没有读不完的课本
      和爸爸的拳头
      你要记住
      我和爸爸的摸样
      来生还要一起走

      妈妈
      别担忧
      天堂的路有些挤
      有很多同学朋友
      我们说
      不哭
      哪一个人的妈妈都是我们的妈妈
      哪一个孩子都是妈妈的孩子
      没有我的日子
      你把爱给活的孩子吧
      妈妈
      你别哭
      泪光照亮不了
      我们的路
      让我们自己
      慢慢的走
      妈妈
      我会记住你和爸爸的模样
      记住我们的约定
      来生一起走


  • 吼吧

    2008-03-13

      近段时间似乎失去了语言功能
      在房间里一坐就是一整天,只要有音乐陪我
      可是这样也还不行
      因为我的寡言,他会在电话那端暴跳,大声吼我
      这感情,苍白,让人害怕
      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甚至不说不做
      他都觉得是错的

      别再问我该怎么办,我不想讲这个
     

  • 莫名的愤怒

    2008-03-03

      回长沙也有一阵子了,心情总是不太好
      和兔子说这叫 莫名的愤怒
      而她说愤怒总是有原因的
      好吧,我只是不想说这件让自己烦心了好几年的事情
      一直以为已经都过去了,却在这个时候又想起

      可我对这件事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
      就这样放着,不去管它
      时间总会将它淡化,模糊,然后排泄掉吧

      昨天剪了头发
      这个发型我很喜欢

  • 永远不要再打

    2008-02-24

      他说不想接她电话
      可她很想他,很想他
      于是打电话给他,他不接
     
      她就那样一直一直打下去
      那边永远都是无人接听

      她打到累了,昏昏沉沉睡去
      夜半时分从梦中惊醒
      慌忙中拿起手机
      没有短信,没有电话
      再打去,他已关机

      她很冷
      她又一次躲在被窝里哭
      旁边的小鬼哧哧的笑,说
      你拨打的电话一辈子都不会有人接听
      他已经死了

      她一惊, 打了个寒战
      呜呜哭了一阵
      然后拿起手机,删掉他的电话
      沉沉睡去了

  • 2008-02-17

      心里空洞的很,像是一个黑洞
      这样的就是虚
      而我,就要变成一只虚了
      斩魂刀在哪里呢